| 设为首页 | Sign in China | 标识网微信二维码 |
更多
发布信息
发布信息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 标识网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线上国货出海样本:中国3D打印机海外仓被抢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7-13  来源:中关村在线  浏览次数:331
核心提示:  尽管线下的中国外贸下滑严重,但中国产品却在线上的跨境交易中出现了明显的逆势增长。“疫情以来,平台上理发器销量已增长13倍,胶囊咖啡机增长了12倍,擦窗机器人增长了4倍,智能电视的海外销量更是同比增长了近100倍。3D打印机海外火爆正是线上国货出海的一个典型。”
  尽管线下的中国外贸下滑严重,但中国产品却在线上的跨境交易中出现了明显的逆势增长。“疫情以来,平台上理发器销量已增长13倍,胶囊咖啡机增长了12倍,擦窗机器人增长了4倍,智能电视的海外销量更是同比增长了近100倍。3D打印机海外火爆正是线上国货出海的一个典型。”
 
  “疫情发生后订单暴涨,海外仓已经被抢空了,今年前5月已经完成了去年全年的销量(50万台),今年全年的出货量预计会达到去年的3倍。”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创想三维CEO陈春正在工厂中密切“盯货”——这家中国消费级3D打印机龙头厂商刚刚将厂房扩充了1万平米,使整体产能扩大了2-3倍,以应对海外爆发式的订单激增。
 
  为了让出货速度赶上订单速度,紧急扩产的同时,这家公司计划新增招聘1500人左右,接近目前在岗员工的2倍。“1-3月之间由于速卖通上订单暴涨,产能压力很大,连办公室人员都到工厂帮忙生产发货了。”陈春说。
 
  国内最大的B2C跨境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上的数据显示,疫情以来该平台上3D打印机的销售额和去年比已经翻了一番,尽管今年3D打印机的海外仓备货大幅增加,但疫情之下,这些备货已被抢空,国外消费者还买爆了消费级的3D打印耗材。受此提振,4月份中国3D打印设备产量同比大幅增长344.7%。
 
  阿里巴巴副总裁、全球速卖通总经理王明强指出,尽管线下的中国外贸正在下滑,但中国产品却在线上的跨境交易中出现了明显的逆势增长。“疫情以来,平台上理发器销量已增长13倍,胶囊咖啡机增长了12倍,擦窗机器人增长了4倍,智能电视的海外销量更是同比增长了近100倍。3D打印机海外火爆正是线上国货出海的一个典型。”
 
  这一方面是因为,疫情发生后,欧美普遍面临医疗物资不足、防护用品断供的困境,危急之下,一支由个人组成的3D打印抗疫大军迅速集结,成为“救场奇兵”。他们纷纷涌向电商平台抢购中国的3D打印机,用来打印口罩、面罩、护目镜、呼吸机甚至隔离病房等防疫物资。
 
  另一方面,疫情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严重冲击,传统的过长的工业生产流程面临着大量工厂停工的局面,而层层流通的销售与物流渠道也存在诸多断裂,这使得不少产品的零部件出现了断供。而以快速、小批量、无模具、柔性制造、按需生产为特征的3D打印绕过这些供应链断点,正在开辟一条解决供应难题的新路径。
 
  由于90%的产品销往海外市场,创想三维这家年出货量排全国第一的深圳公司尽管在国内名气并不大,但在海外消费者中却颇具盛名。
 
  疫情之下,这家企业的海外订单一路高歌猛进:今年第一季度整体销量同比增长了150%,而3-4月份其3D打印机在国外销量同比翻了6倍,4月上半月其订单更是超过16万台,这意味着仅这一家公司的3D打印机出口,每8秒就会卖出1台。近期,其海外仓备货更是已被抢购一空。
 
  全球速卖通3C行业负责人李翔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近期该平台上大多数3D打印机商家的海外仓备货均被抢购一空,疫情以来平台上3D打印机销售额和去年比已经翻了一番。
 
  “增速翻倍其实是因为海外仓基本全卖空了,如果有货的话,这个数据还要高得多。今年年初,根据平台的预测,我们建议商家多备一些货,没想到疫情期间销售的火爆程度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意料。”
 
  李翔指出,3D打印机的海外销售完全依靠海外仓发货,这是因为即便是消费级3D打印机,都至少有10公斤重,而海外仓可以降低60%的邮费。
 
   该平台数据显示,主要消费国家中美国、德国、西班牙、法国增长最为明显,用户主要是20-40岁左右的男性,以手工DIY爱好者为主。平台上绝大多数是客单价1000美金以下的民用3D打印机,而工业级的3D打印机价格通常在几十万人民币左右。在产能方面,国内的3D打印机企业主要集中在深圳、东莞、江浙等地。
 
   一位3D打印行业人员告诉记者,跨境电商平台上销售火爆的大都是中国的桌面级、消费级3D打印机,这是因为国外的3D打印机大都是工业级产品,真正面向民用、又实现产业化的3D打印行业几乎全部都在中国。
 
  “首先,这一个行业的供应链全部集中在中国,尤其是珠三角一带;其次,中国公司在民用3D打印机方面开展了很多研发创新,探索了很多新的玩法。此外,中国生产的消费级3D打印机已经可以将价格降到200-300美元,这在国际上颇具竞争力。”他说。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受海外热销提振,一季度中国3D打印设备产量同比增长了87.7%,而4月份这一增速进一步攀升至344.7%。
 
  设备之外,国外消费者还买爆了消费级的3D打印耗材:中国的FDM 3D打印耗材龙头厂商eSun(易生)的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其耗材订单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倍多。而在3月份,法国打印机耗材的销售额更是增长了1199%。
 
  破解“口罩荒”的“救场奇兵”
      
  在陈春看来,口罩、防护面罩、呼吸机等防疫物品的3D打印是推动3D打印激增的首要原因。
 
      速卖通标类行业运营专家李凯也向记者介绍,疫情期间,英国3D打印社群在该平台上购买了大量设备打印防疫物资,并向英国的非政府机构捐赠了8万多只3D打印的防护面罩;意大利的一个买家购买了200台3D打印机,也是用来生产口罩等防疫物资。
 
  疫情发生后,欧美国家普遍面临医疗物资不足的问题,防护用品的供不应求更是一度也成为世界性难题,危急之下,3D打印走上抗疫一线,成为“救场奇兵”。
 
  2月8日,创想三维开发的3D打印口罩和护目镜开源文件向全球共享;此后,疫情严重的美国等国也共享了3D打印防护设备的开源文件,这在全球3D打印圈内引发轰动,一支由个人组成的3D打印抗疫大军迅速集结,他们分布在各国的地下室、车间、车库甚至卧室,夜以继日地生产各类防疫物资。
 
  美国俄勒冈州尤金市的Kate Bilyeu即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由于两个姐夫均在医院工作,常因缺乏防护装备而处于危险之中,她花了229美元购买了一台Creality3D打印机全力打印防疫物资。
 
  王明强指出,由于人工成本较高,海外存在一个规模庞大的DIY群体,大“疫”当前,这些群体成为3D打印机的重要消费群体。
  
  数据显示,会员数稳定在1.2万的Facebook小组3D Printing for Noobs(新手或初学者)在4月下旬的一周之内增加了1000名新会员;另一个受欢迎的社群Facebook 3D Printing Club的新会员人数也在这一周内增加了近25%。
 
   Google Trends上的搜索结果给出了同样的佐证:3D Printer和3D printing filament两组词的搜索量在近几月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增长。
 
  追踪全球3D打印机销售情况的机构Wohlers Associates预计,仅美国就有约87万台3D打印机在运行,如果这些打印机中只有三分之一每天生产一件个人防护产品,那么每周将生产近200万件防护产品。
 
  美国疫情暴发后,针对口罩严重短缺问题,美国空军第388战斗机联队通过3D打印机利用尼龙、塑料和碳纤维等合成材料打印了可重复利用的N95口罩,这在海外3D打印圈内引发了一轮轰动。
  
  绕过供应链断点
 
  冯可介绍,打印小批量的零部件、或者个性化的产品是各国抢购3D打印机的一个重要原因。“比如,由于疫情期间零部件厂商停工,很多呼吸机上的零件与耗材无法获得,而3D打印机能够大幅减少整个生产流程,生产这类产品。”
  
  据悉,呼吸机设备的连接管路、面罩阀门等关键零件多为需要替换的一次性产品,疫情期间,后者供应链断裂,供应短缺较为普遍,而3D打印技术凭借快速设计、个性化生产、无需模具等特性,成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的“救命稻草”。
  
  比如,疫情期间,意大利医院使用的氧气面罩中的关键零部件文丘里阀是一种需要每8小时更换一次的消耗品,由于供应链断裂,3月份意大利的一家医院陷入了文丘里阀消耗殆尽的困境,多位患者生命垂危。关键时刻,有人将6台3D打印机带到医院,在随后24小时内,成功生产出100个文丘里阀,缓解了医院的燃眉之急。
 
  事实上,疫情期间出现供应链断裂、零部件供应困难的并不只是呼吸机,以装备制造为代表的长供应链行业均存在着类似的问题。
 
  冯可指出,传统的工业生产需要很长的流程,从设计图纸、建模,到工厂开模、试模、确定模具,然后大批量生产,再通过销售与物流渠道层层流通,才能使一些零部件触达终端消费者,疫情期间,任何一个环节受阻,都会出现供应困难。
 
  “疫情期间,在工厂停工的背景下,3D打印大幅缩短了零部件从设计到试模之间的工序流程。实际上,消费者并不需要大批量的零部件,往往就是几个而已,但这需要整个生产流程和物流渠道的畅通,而通过3D打印按需生产可以绕过这些供应链断点。”
 
  王明强表示,3D打印机海外热销正是全球供应链在生产和流通端均存在断点的一个表征。
 
  在生产端,王明强指出,疫情期间海外大量工厂关闭,3D打印带来的分布式制造正在成为弥补生产链断点的重要解决方案,“很多人买3D打印机是为了打印口罩、汽车零件,甚至打印飞机零部件。”
 
  他介绍,美国物理学家Sterling Backus在该平台上购买了3D打印机,然后花费了2万美元打印出各种零配件,组装出一台兰博基尼。
 
  不过,冯可强调,3D打印目前仍不能代替传统制造的供应链体系。3D打印适合小批量个性化的按需生产,而大批量的生产仍面临着成本过高的问题。
 
  “打印发动机等一些核心零部件需要工业级的3D打印机,后者成本动辄上百万,并不适合家用。而且相比流水线生产而言,3D打印的成本并不低,疫情虽然带来了3D打印的爆发,但取代传统的流水线生产仍然任重而道远。”冯可说。
 
关键词: 3D打印 3D打印机

 
[ 行业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


 
 
© 2013 标识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11159号-5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4079号